无敌

"我是讲不出幸福结局的"


无限期停更

kya!!!!!!!

给您比心 @初雪

买2送N太惊喜了

‪( ⸝⸝⸝•_•⸝⸝⸝ )‬♡

可以开始愉快的舔本子了

抱起本子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我会小心心心心心心心心心心翼翼的把它藏好

再给太太比个心诶嘿嘿嘿嘿

(´▽`ʃ♡ƪ)

@水池

第一次买同人本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倒立劈叉转圈圈给您比心

@麵了個粉

开心的想吃下一斤饭哈哈哈哈哈

前两天啊 发了一条说想表白两个人 但是已经过去了表白的节日就自己删掉了 这个号原来一直是自己吐槽负能量用的 后来开始写文 就只放文章了 偶尔碎碎念一两句也会立刻删掉 不过这条肯定不会删

小快酱

来lof第一个认识的就是你  那时候我只是每天发很多负能量却莫名其妙被写文的太太关注了hhh  可是我每条碎碎念你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哪怕最后那条清掉所有fo和文章也有安慰我 很感动说真的   最后清掉了所有关注留下了你啊www 

云央

我总是对自己有种莫名其妙的自信  就像第一次看见你的简介就认定这一定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  那句话在我脑袋里反反复复过 几次想到几乎都要哭   如果我会画画的话大概能画出来你在我心里是这样的形象 就像我在游戏机里给利达创造的小鱼小姐一样 



前两天就在想  遇见谁真的是靠缘分和运气的事  
让我运气这么好的遇见了善良的姑娘  ♡

二宫和也x你『家』

※碎碎念很长

※文很短

※BG/妄想

※写了一些非常烂的渣渣

※本来想拿这个设定开车的,本来只是个纯走肾的……但是写着写着实在不忍心拿两个孩子下手……感觉自己像个禽兽……于是乎……咔嚓结尾了🙄

–––––––––––––––

她是二宫家领养的孩子。

在很小的时候。

–"和也快下来见你姐姐啦"

–"老妈什么啦…………谁?"

–"喏!今后这就是我们二宫家的孩子啦!你要叫姐姐哦"

–"什么啊为什么啦,喂,你叫什么"

–"……"

–"你多大……我10岁,你看起来不比我大诶"

–"喂说话啊不要总拽着老妈衣服"

–"和也!注意态度!嘛,叫羽鸟好不好?二宫羽鸟"

二宫妈妈摸着却生生的小女孩儿的头温柔的说道。

–"羽鸟酱是姐姐哦~要照顾和也弟弟"

–"老妈我才是哥……啊疼疼疼好好姐姐就姐姐"

傍晚,被老妈一声令下,二宫家的和也铺好了两人份的被褥,看着站在角落低着头空降来的姐姐,想起老妈偷偷跟自己说的,那孩子在福利院长大,是被抛弃的,所以和也一定要当成妹妹来照顾。

走过去拉起比自己矮半头的小女孩
"去睡觉咯~姐姐"

讲台上的不停用教案摔着桌子试图让学生们安静下来的老师清了清嗓子道
"那么,这位是新转来的同学,请她做一下自我介绍"

"……"

"二宫桑?自我介绍哦"

人群中炸开了锅,纷纷侧目向另一个二宫。另一个二宫家的和也君倒是大大方方的走上讲台,牵起女孩儿的手说道

"她叫二宫羽鸟,是我姐,嘛很可爱对不对大家多多关照咯"

有人缘极佳的二宫的关照,同学对羽鸟也很是热情,她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只是依旧很少说话。

二宫总会拉着她到处跑,去打棒球,去吃二番街转角的那家拉面,去排队买新发售的游戏,窝在一个被窝里通宵玩掌机,嘛……被和子妈妈发现了一定会被骂就是了。

两人像真正的姐弟那样一起度过童年。只是二宫觉得从来没把她当成姐姐,也不太像妹妹,更多像是对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儿那样。

二宫的青春期,幻想对象理所应当般的是他的"姐姐"。要是被发现一定会很惨,他总这么想着。已经不似小时候那般却生生的羽鸟,经常会摆出一副我是姐姐你要听话的架势来管着二宫,美其名曰"和子妈妈让我照顾你呢~和也弟弟!"

二宫想笑,过了十年依旧比自己矮半头的当初那个却生生被自己拉着到处跑的小女孩儿居然说要照顾自己。嘛嘛,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二宫这么想着,很温柔的笑着。

本以为两人可以一直当姐弟,却偶然听到羽鸟在电话里不知对谁说着

"啊,他是我弟,嘛就算是吧,不是亲生的哦,我不是这家的孩子"

二宫推门进去,屋内的人已经挂了电话。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这家的孩子"

羽鸟转头不去看他

"本来…就不是"

二宫把羽鸟转向自己紧盯着她的眼睛

"我一直……"

羽鸟打断他的话,抬起眼睛看他,眼神里空洞洞的。

"羽……不就是羽毛么,羽毛被风吹到哪儿就落到哪儿,羽毛是没有家的"

二宫被她眼神里的灰色刺的难受,伸手抱住她,手轻柔的摸着她的头发

"不会没有家的哦,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有我在的地方你就有家,我愿意当你的家,好么"

二宫感觉耳边传来抽噎的声音,衣角被抓住,像她来的时候,抓住和子妈妈的衣角那样。

–end–

魔法学院日常略略 04


段子体√
短小√
骗更√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西皮√
我也不知道会出现哪些a外成员√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坑√
我也不知道会更新多少期√
我啥都不知道√
智障脸√

04

相叶雅纪一年级时基础理论课成绩可谓绝佳,名列年级前十。又因长相眉清目秀,曾几度入围魔云新生排行榜。

自从二年级魔咒学开课后,众人无不唉声叹息。到底是东方麻瓜,纸上谈咒!

于是勤奋努力的相叶每晚抱着魔咒大百科念来念去,就连睡觉也要抱着魔杖。一年级的二宫对此相当不屑,切一声钻进游戏机里不见了。

就在相叶如此勤奋的一周后!奇迹终于发生了!

周一晚,睡着的二宫被舔醒,开灯发现一屋都是兔子,连房梁上都是兔子。看了一眼抱着仍在发光的魔杖睡到流口水的相叶,二宫决定明天吃红烧兔肉。

周二晚,二宫被冻醒,睁开眼发现光着上身躺在魔药实验室的大理石台面上。地上躺着抱着被子的相叶,和 依旧闪闪发光的魔杖。

周三晚,二宫警惕的把相叶的魔杖藏了起来,并警告相叶再敢搞什么花样自己就……就……就把他捏成丸子喂无齿鱼!相叶表示可无辜了,这又不是他能控制的。魔杖被藏起来这一晚相叶果然再没搞花样,只是……只是二宫半夜醒啦发现……相叶不仅在自己床上……而且还八爪鱼式抱着他舔来舔去……

据同是新生并且住在隔壁的知情人士松本润透露,当晚一声惊雷……啊不是,一声尖叫把一整层的人都吵醒了,纷纷打开门看是哪屋出了事。说完松本润还揉了揉眼朝本魔法实习生报的采访者撒了个娇。

这位黄毛耳钉采访者回来跟本报编辑透露,他差点动了用恋爱禁咒的念头。

你问后来怎么样了?

只知道那以后,相叶又变出了一次大象差点让二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最离谱的是有一次居然把通灵术导师松子变到了二宫床上。二宫愤怒的去找白胡子谈判,因慑于五倍违约金不了了之。

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请持续关注本报跟踪报道。

魔法学院日常略略 02-03


段子体√
短小√
骗更√
我到底该打什么tag谁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西皮√
我也不知道会出现哪些a外成员√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坑√
我也不知道会更新多少期√
我啥都不知道√
智障脸√

02

作为学长,相叶雅纪觉得自己有义务带新生兼舍友的二宫去魔法集市转转,买一些学习生活用品,熟悉一下环境。

魔法学校位处地球的某个犄角旮旯,只有少数普通世界的高位人士才知其确实存在。

但魔法世界可不是了。你把地球仪转上八百八十八个圈说不定就有机会一窥其貌。

新生是有稳定传送阵可以用的,作为二年级老鸟的相叶雅纪就要靠自己瞬间转移了。不知道多少学渣恨透了这条规定。

因为……

「相叶前辈,这个需要…………诶?前辈?」

二宫和也四下张望,相叶人呢??
刚才还在后面?

对面卖能力提升果汁的小哥托着腮指指刚才相叶站过的位置。

「那家伙,传送回去了」

二宫默。这个月的第三次了。

这就是魔法不稳定的后果。

二宫黑着脸放下手里抱着的东西朝老板皮笑一下向传送阵走去。

03

每个传送阵旁边都有【仅限新生使用】的标语。

尽管这样……

「长濑前辈……这样没关系嘛」

又高又壮下巴还有不少胡茬的男人身后跟着一个白白白白白白白净净的金发小子,两人看起来不知道谁更像不良一些……

「没事没事!放宽心yoko~瞧把你胆小的~我可是长了你两年的大前辈……诶这家看起来也不错下次去这儿喝怎么样?嗝–––」

男人说着嘴里还一边打着黑屋霍尔卡酒味的嗝。

金发小子翻了个白眼扶稳了身上的男人向传送阵走去。走到传送阵面前,他先是把身上的男人往往里一丢,自己也横了横心走进去。

下一秒已经站在房间里,横山裕大喜,不仅没被发现还直接传送回屋了。

「哟这是你屋啊yoko~」

「不是啊……不是前辈你宿舍么?」

「不是啊……嗝–––」

面面相觑。

「you!和you!」

黑暗中一个黑章鱼座椅出现,缓缓转过来。出现的是一个白袍老头。
长濑看清老头长相吓得两腿一哆嗦酒醒了大半,二年级的横山裕不知道那人是谁,可四年级的长濑智也知道啊!

「长濑前辈……那是……」

横山裕低声问道,被长濑一个嘘声打断。

「杰尼斯桑……校长大人……我们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
′︵‵」

被叫做杰尼斯的老头微笑着看着他们,手指不停地转着彩色光圈。

「you们,很有胆量嘛~ 小长濑你不仅带学弟去喝酒还走传送阵~嗯?」

对面的长濑面对校长皮笑肉不笑的质问实力表演了一个什么叫做声泪俱下。

「不如今晚~你们就去迷雾森林里睡吧」

说完再空中画了几下,眼前的人就消失了。

据说,第二天他们被救出来的时候。横山裕那张白白白白白白白净净的脸愣是黑的像三年级的大野智。

(睡梦中的智喵无辜的用爪子挠挠耳朵)

魔法学院日常略略 01


段子体√
短小√
骗更√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西皮√
我也不知道会出现哪些编外人员√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坑√
我也不知道会更新多少期√
我啥都不知道√
智障脸√

01

要说大一的二宫和也为什么会跟大二的相叶雅纪分到一个宿舍,纯属意外!

想当初开学的时候,戴着尖尖帽的白胡子老头桌前围了一众新生,为的就是抢那一个和学长一起住双人间宿舍费减半的优惠。

二宫和也以他绝佳的智商力压群生,得意的昂这头拎着箱子进了两人间。

众新生无不捶胸顿足唉声叹气。

白胡子宿管强忍笑意,拼命地把嘴角向下压,脑袋却没藏住冒出了得意的魔法泡泡。

几周后得知真相的二宫和也眼泪掉了下来,用隔壁楼都能听见的分贝的尖尖嗓吼的宿管老头不得不把耳朵变长包成一个球。指尖一甩落到二宫面前一张纸,在签了名的宿舍条例反面,一排极其细小的黑色字体。

[特殊合住如违反条约将缴纳舍费5倍违约金]

忍无可忍!

从头再忍……

二宫和也这么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等我学会了有你好瞧的,违约金绝对不能交!

你猜,真相是什么?

『翔润』今夜月色很美


bgm:今晩はお月さん

※推荐听完歌再看,或者边听边看。

※我是说真的一定要听啊!!

工作日的下午,空荡的咖啡馆只有舒缓的音乐流淌和咖啡豆研磨的声音。靠窗的角落坐着两个人,电脑书籍和文件夹占满桌子,两个人的手边都摆着一杯不再冒热气的咖啡。

其中一人抬起头,摘下眼镜揉了一会儿,向对面逆光而坐的男人望去。

对面那人刘海斜垂在一侧,眉尾弯弯的向下,虽年少时棱角分明的下颚线已不在,可夕阳透过窗照向他依旧带有锋芒的眼睛里的光,分明又和曾经不羁的金发少年并无两样。

那人感受到久久望着自己的目光,勾起嘴角抬头向那人笑。

『怎么了 润?』

『没什么 差不多该走了吧』

被问到的人来不及收敛眼神,浓眉下的忽闪不停地长睫毛和弯弯的笑眼露出温柔的味道。带着些许幼童特有的稚音应声道。

两人拾干净铺满桌子的文件,一前一后走出咖啡馆。微风吹动门前的风铃,清脆的声响直到两人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才逐渐消失。

两人隔着半个肩膀的距离,朝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走去。不知是谁的刻意,或是相互的默契,他们走的很慢很慢。

夕阳把光拉的越来越长,两人的影子越靠越近,直到地平线那头只剩残余的亮。

一路无话,像相伴多年的眷侣,无言的默契。天色深沉的黑下来,偌大的黑色幕布只剩一轮月亮,月光微弱的照在两人走的路上,影影绰绰看的并不真切。

先前声音略稚气的男人停下脚步。

『翔』

走在前面的男人也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他问道。

『嗯?』

最先出声的人反而沉默,低头盯着那人的脚尖,微咬下唇。半晌,抬头灼灼的望着他。

『今夜月色很美』

说完立即低下头。

被叫到的男人面容隐在月色照不到处,看的并不清楚。他的手缓缓抚上对方垂下来的发绾到耳后,握住扯着衣角的那双手。

『你也是』

咖啡馆那一幕想象图

『相二』住在阁楼上的那个男人(下)

点击进入封面

正文(上)

正文(中)

架空√
ooc√
魔幻√

二宫叹口气缓缓道来,我曾是八百年前五指山下那一……不对剧本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住在你楼上,喏就是那个,以前楼上还有一层隔间的。住在楼下,就是你这层的是一个温柔善良可爱开朗大方……

的小姑娘?相叶插嘴

呸!是个帅哥!

二宫又扭头朝相叶呲牙,相叶连忙左手捂住嘴拼命摇头,右手做出请的姿势。

二宫半晌不说话,相叶看去,他竟扭扭捏捏。透明的脸上……嗯……透明的看不出颜色……居然在害羞?!

二宫终于开口,我从没见过这么善良的人。他在动物园工作,会经常带一些小动物回家,会跟他们说话。会跟我说早安晚安。会吹口琴给我听。会把肩膀给我当靠枕。他意外的很胆小,怕的东西很多,眼睛红红的嘴撅起来要哭的样子像一只兔子。后来……

"后来呢后来呢!"相叶又忍不住插嘴。

"他死啦!!" 二宫声音尖锐的划破寂静

"诶!!!!??"

二宫突然又低沉下去,抱着膝声音待着失落。
"也不是啦…我也不知…他就突然消失了"

"然后你就一直在这里等直到老死?"

"唔……就算……是吧"

相叶眼睛红红的,想伸手抱抱旁边的二宫,手从透明的身体里穿了过了。

"你干嘛要告诉我啊……为什么不像吓以前的住客那样把我也吓跑啊"

"嘛…就是看你顺眼啊!以前的住客啊,不是猥琐的老男人就是总会带不同男人回家的女人,难得有个眉清目秀秀色可餐的……………"

二宫顿了顿声音越说越低
"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他,但是长的不一样他比你好看多了哼"
"而且名字……"
"名字怎么了?"
"一样"

最后一句话相叶趴在二宫的耳边都快要和他透明的身体重合了才听清。惊讶的呼出了声。莫非自己是那个人的转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么!然后上帝安排我到这里来找他再续前缘?如果真是这样感谢上帝!呜呜呜nino超可爱呜呜

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扭头还要跟二宮说些什么,二宫却睡着了,像是说累了。

鬼也会睡觉的啊…… 相叶这么想着,也躺下,和二宫的头紧紧挨着。他能看见二宫长长的睫毛,微微嘟起来的嘴和肉乎乎的脸颊。

如果不是碰不到他,大概这时候会顺势亲上去吧。相叶手往前虚探了一下,摸摸二宫透明的脑袋。两人就这么挨着睡着了。

自那以后相叶的心态日渐发生变化,每天回家春光满面,楼下老伯看着他笑得很灿烂的朝自己打招呼然后飞快的跑上楼去,心里纳闷极了。

莫不成这是被鬼附身了?还是被女鬼缠上了?年轻人……很危险啊……

相叶吃饭的时候会热情招呼挂在天花板上的二宫,下来跟我一起……额要不你看着我吃吧。买来新漫画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二宫不停指挥。

"快翻页翻页我看完这页啦"
"呀呀等等我还没看完"
"八嘎你看的太慢啦"

睡觉的时候如果二宫一直不出现,相叶就抱着被子仰着头冲天花板叫
"nino~nino~nino~nino~nino~nino~nino"

直到二宫烦的受不了从那堵墙上冲下来挂着满脸番茄酱……额不是,挂着满脸血,这是他吓唬相叶的常用手段。相叶见怪不怪依旧满面春风。

"呐~nino一起睡觉啊~来嘛"

"哪有人总想着跟鬼一起睡觉的!!"二宫小尖嗓恨铁不成钢"小心我在你睡觉的时候榨干你的精气知道嘛!!"

"诶~那不是女鬼才会做的事么~nino这么可爱榨干我也无所谓啊~"相叶笑的非常欠扁。

二宫哼的一声不理他,钻进被里面朝墙躺着不看他。可是被又盖不住透明的身体。相叶笑着也盖被躺下贴在二宫身后。

本来日子是会这么过下去也挺好的。可有一天相叶不知怎的突然两眼一抹黑,失去了意识。

相叶醒来,身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有人在满是火的池子里挣扎,有人在旁边排着长长的队列等着领一碗汤。

相叶大惊,自己不会死了吧!
这么想着,面前走来一个很有威严的男人,身后跟着一排……挺恐怖的……人?

那男人走过来,朝他头上伸手就是一巴掌!

你个小兔崽子!
喜欢谁不好又给我喜欢上了老恶魔他那儿子!

相叶是懵逼的,脑内咕噜咕噜什么东西拼命往外冒,半晌他才抬眼看面前的男人道。

"老爹你又把我召回来了!!nino不见我在上面一定等急了!!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一定以为我死了啊啊啊你还居然又把我记忆封起来"

"什么太过分了你个小崽子有了媳妇忘了爹的玩意儿!你走以后那小恶魔在上面为祸人间,我不把你扔上去咋整!"

"那你当初就别把我拎回来啊!!还不让我上去害得我宝宝等了这么多年呜呜呜"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堂堂阎王的儿子居然、居然、居然跑去喜欢恶魔那老混蛋的儿子!老混蛋也不管管他儿子哼,不过那小不点长的倒是挺嫩跟他爹那副鬼脸不像……"

两人剑拔弩张说着就要打起来,周围的小鬼一看不好赶紧上来拉架,左边是老祖宗右边是小祖宗这可怎么办,哎呦喂我的两个祖宗别打了。那什么,那,上面不是还有位爷等着么?

这一提醒相叶想起来了,拔腿就要往上跑。老阎王在身后吆喝。
"喂!小崽子你别忘了把你那副脸变回来啊!还有哎呦别跑,赶紧把日子定了我好去找那老混蛋,哼哼早点成亲家也省的他三天两头给我找麻烦"
话说不完相叶早跑没影了。

此时人间。二宫抱着膝盖缩在桌子底下,嘴角耷拉着,头埋在胳膊里。门猛的被推开,相叶冲进来叫着"nino 你在哪儿 出来啊!"

桌子底下幽幽传来
"你也知道回来哦,干脆也消失掉好了"

相叶大喜,把二宫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紧紧抱在怀里。二宫大惊,这?这?

相叶手一挥二宫瞬间变了个样子,不仅有了实体,屁股上长出来长长的尾巴尖尖的翘着,头上冒出了两个长耳朵,半垂着。是恶魔的标配,长在二宫身上有种猫耳似的可爱感。

相叶笑着拉起二宫"我回来了,kazu"
"你……你你你……"
相叶的脸逐渐变了回去,还是二宫熟悉的样子,笑起来弯弯的眼,占满眼眶的黑色瞳孔,嘴角上翘着。二宫又红了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晃啊晃,一下扎进相叶的怀里把头埋进去不停蹭着眼泪。

那天晚上,相叶把二宫抱在怀里,终于能摸到这个人了,他这么想着。手放到二宫头上的长耳朵一下一下的拨弄着,耳朵和尾巴是恶魔的敏感部位,轻易不示人的。二宫被相叶摸的发痒伸手要去抓他的手,被相叶另一只手抓住。

"呐~kazu~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不好!居然瞒着我你的身份…………还消失这么多年!"

"我被老头子封了记忆关在下面嘛ಠ_ಠ ~再说你也没告诉我你的事啊"

"哼o(´^`)o我们高冷的小恶魔要时刻保持低调,知道嘛你个八嘎"

"那我们高冷的恶魔宝宝玩的可开心啊?我家老头被你闹得忍无可忍,终于把我扔了上来了。而且~我不在~你居然去喜欢别的男人哦"

"横竖都是你好嘛!啊呸不对,少得意了,谁喜欢你自恋鬼"

"诶~真的么~不知道是等了我好几百年~还夸我又…………"

"呜哇哇哇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讨厌你不准说!"

相叶看着怀里的二宫红着脸捂着他的长耳朵拼命摇头,就单手捏住他的下巴,侧头在他脖子亲了下去,从这一侧到后颈再到另一侧,二宫紧紧抓住相叶的手,咬住嘴唇。相叶从脖颈里抬起头,在他耳边呵着气道

"毕竟我这么温柔善良可爱开朗大方……的帅哥?嗯?"

二宫气急,翻身把相叶压在身下,身后尾巴高高举起,呲着牙做出凶悍的样子。
相叶不紧不慢压下二宫的脑袋去吻他,二宫被相叶亲的七荤八素早没了凶悍的模样。尾巴在身后摇来晃去,被相叶一把抓在手里。

几日后,两界欢天喜地奔走相告,恶魔家的小儿子要嫁给阎王家的小儿子啦!对此二宫嗤之以鼻,他嫁给我还差不多。

你问我为啥老恶魔不出现?

恶魔大人自己忙着为祸人间还不够呢哪有空管儿子!

那老阎王呢?

他也很绝望啊!≖_≖

※用昨天就写完的下骗到了五月份的第一更XD